“诗意中饱含朴实之美” 美国女诗人获诺贝尔文

参考消息网10月9日报道 综合外媒报道,诺贝尔文学奖8日颁给了美国诗人露易丝·格丽克,“因为她那显而易见的诗意表达有着一种朴实的美,使得个体的存在具有普遍性”。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马茨·马尔姆在斯德哥尔摩宣布了这一奖项。

美联社斯德哥尔摩10月8日报道指出,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该学院说,现年77岁、出生于纽约的格丽克是耶鲁大学的一名英语教授,她在1968年以诗集《头生子》首次亮相文坛,“很快就被誉为美国当代文学中最著名的诗人之一”。

该学院说,她的诗歌“力求清晰”,关注的往往是童年和家庭生活,以及与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密切关系。该学院指出,她在2006年的诗集《阿弗尔诺》中,“驾轻就熟”而且“充满想象地解释了珀尔塞福涅被死亡之神冥王俘获,落入地狱的神话”。

据法新社斯德哥尔摩10月8日报道,露易丝·格丽克曾以她的诗集《野鸢尾》获得1993年的普利策文学奖,还在2014年获国家图书奖。瑞典文学院说,作为耶鲁大学的一名英文教授,她“寻求普遍性,而在这方面,她从神话和传统主题中汲取灵感,这体现在她的大部分作品中”。

报道指出,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将获颁一枚奖章和1000万瑞典克朗(约合110万美元)奖金。在正常情况下,格丽克应于12月10日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颁奖仪式上获得卡尔十六世·古斯塔夫国王颁发的诺贝尔奖。但今年由于新冠疫情,亲临现场的领奖仪式被取消,取而代之的是一场电视直播仪式,获奖者将在本国领奖。

此外,路透社斯德哥尔摩10月8日报道,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马茨·马尔姆说,虽然是在北美时间凌晨收到获奖消息,但格丽克感到“既意外又开心”。瑞典文学院说:“在她的诗歌中,自我倾听着自己的梦想和错觉留下的东西,没有人比她更努力地去面对自我的幻想。”

据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10月7日报道,文学界最重要的奖项就是诺贝尔文学奖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而成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,除了意味着110万美金,还意味着声名远扬。然而,更重要的是,今年的颁奖典礼将成为一个新的契机,或许能够帮助诺贝尔文学奖找回近年来失去的声誉和威望。这个久负盛名的奖项到底经历了什么?

转折点发生在2018年5月4日,瑞典文学院宣布当年不会颁发诺贝尔文学奖,并在声明中表示,这是为了“重新赢得公众对瑞典文学院的信心”。诺贝尔文学奖的停摆源于2017年11月被揭发的一宗性侵丑闻——瑞典文学院女院士、作家弗罗斯滕松的法国摄影师丈夫阿尔诺被指在过去20年间对18名女性进行性侵。

报道称,此次事件似乎只是一个历史污点,但却诱发了一场针对诺贝尔文学奖的声势浩大的声讨。多位作家纷纷站出来指出,诺贝尔文学奖多年来一直秉持着“西方主义”,评选获奖者时总是将放大镜罩在欧洲地图上。然而,诺贝尔文学奖的不公平现象不止涉及地域偏见,甚至牵扯到性别歧视。自1901年首次颁奖以来,只有15名女性获得该奖。

此外,什么样的作品应当获奖也引发了广泛争议。许多作家、记者和文学评论家对2016年瑞典文学院给出的获奖名单提出质疑。当年的获奖者是音乐人鲍勃·迪伦。瑞典文学院的理由是“因为他在美国的音乐传统中创造了一种富有诗意的全新表达方式”。但很多人指责瑞典文学院此举只是在“刻意地标新立异”。

美国诗人露易丝·格丽克